您好,欢迎光临太仓市政府门户!
无障碍浏览|繁體版|English

疫情影响下的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收支情况简析

来源:统计局发布时间:2020-05-13 15:50浏览量:字体:

今年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社会经济发展受到冲击,也给农村居民生活带来影响。2020年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增幅较上年同期显著回落,均呈现负增长。根据住户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2527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28元,下降1%;人均生活消费支出6188元,减少676元,下降9.8%。

一、可支配收入出现三变化

(一)增速大幅回落

近年来,太仓市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速度稳步保持在8.0% 左右。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农村居民可支配出现负收入增长,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9.4个百分点。

表1: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一览表

时  间

可支配收入(元)

增幅(%)

2017年一季度

10809.7

7.7

2017年二季度

15160.8

7.8

2017年三季度

22444.4

8.1

2017年

30026.3

8.1

2018年一季度

11674.4

8.0

2018年二季度

16388.8

8.1

2018年三季度

24284.8

8.2

2018年

32458.4

8.1

2019年一季度

12655.1

8.4

2019年二季度

17732.7

8.2

2019年三季度

26251.9

8.1

2019年

35197.9

8.4

2020年一季度

12527

-1.0

(二)四项收入“三降一升

近年来,太仓市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连续保持四项收入全面增长的稳定格局,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转变为“三降一升”态势,仅转移净收入一项增幅为正,其他三项均同比下降,其中经营净收入受到疫情冲击最为明显,降幅最大。

1.工资性收入增速下降。

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为7638元,比上年同期减少78元,下降1%,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9.8个百分点,占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61%,影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0.62个百分点。

2.经营净收入回落最快。

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2272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37元,下降5.7%,比上年同期回落11个百分点,占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8.1%,比上年同期下降0.9个百分点,影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1.08个百分点。

3.财产净收入绝对量最小。

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1067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4元,下降2.2%,比上年同期回落6.6个百分点,占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5%,影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0.19个百分点。

4.转移净收入增速最快。

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1550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11元,增长7.7%,占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4%,比上年同期上升1个百分点,影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0.88个百分点。

(三)城乡收入差距加大。

一季度太仓市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19739元,增长2.0%,城乡居民收入比由上年同期的1.53:1上升为1.58:1,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出现暂时性加大。

二、消费支出全面下降。

受疫情影响,太仓市农村居民八大类消费支出明显受挫,同比全部下降。

(一)食品烟酒支出降幅最小,恩格尔系数显著提高。

因居家隔离,餐饮场所关闭等原因,春节期间亲朋好友的聚餐取消,外出饮食减少等原因导致食品烟酒支出同比下降。但此类支出属于刚需,农村居民大多在年前购买、储备了大量烟酒肉类食品,蔬菜普遍自产自食,受疫情影响较小。所以八大类消费中食品烟酒支出降幅最小。一季度农村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支出1967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8%。由于居家隔离、消费被抑制、其它生活消费支出大幅下降,造成一季度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飙升到31.8,比上年同期提高了2个百分点。近年来首次出现恩格尔系数上升。

(二)响应居家隔离,交通通信支出下降。

春节期间本是回乡返程、外出旅游的高峰期,但受疫情影响,人员外出受到限制,公共交通基本停运,车辆零售业、长途出行也基本停滞,交通燃料及机票、火车票等交通费用的支出明显减少。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960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8%。

(三)文娱场所关闭,教育娱乐支出降幅最大。

由于学校开学和教育培训机构的复工推迟使教育支出消费减少;春节期间大家减少外出娱乐聚会,健身娱乐场所、旅游景点的关闭都致使居民文化娱乐消费被抑制。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809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1.3%,在八大类消费支出中下降幅度最大。

(四)减少就医,医疗保健支出减少一成。

疫情发生后,医疗资源大多向发热急诊门诊和新冠肺炎检测及治疗倾斜,部分医院停诊;加之部分居民存在到医院看病的顾虑,因此造成农民医疗保健支出减少。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397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8%

(五)商店关门,衣着支出有所减少。

由于疫情发生在春节期间,本应是购物消费的高峰期,但居民较少外出、商店关门,都导致新年衣物等无法购买,此类消费暂时被抑制。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衣着支出397元,下降13.9%。

(六)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下降。

疫情期间收入的下降、物流网购的不通畅和营业场所的暂停营业使得农村居民对家用电器、家用纺织品和个人护理用品的等非必要性支出减少。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人均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338元,同比下降8.2%。

(七)居住支出减少。

受疫情影响,住房维修暂停,装潢用品停止购买,一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居住支出1176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8%。

(八)其他用品和服务支出下降。

一季度,太仓市农村居民其他用品和服务支出144元,同比下降9.8%。

三、原因分析

(一)农村居民收入抗风险能力弱。

疫情发生以来,农村务工人员由于防控交通管制、单位复工延迟等原因无法及时外出复工,农业经营户因农产品销售渠道不畅等原因收入骤降。农村居民收入来源单一,从业模式也以多劳多得,不劳不得为主,抗风险能力弱。疫情对农村居民增收的冲击更大。

1.增收主力军失效。

工资性收入向来是可支配收入增长的主力军,占比最大,是最大的收入来源项。一部分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来源于工地零工和计件收入等,疫情发生以后,工地、企业停工,居民失去收入来源。一部分农村居民所在企业暂缓发放2月份工资和部分奖金。工资性收入短期内受到较大冲击,直接拉低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0.6个百分点。

2.经营净收入受创最大。

春节期间本是餐饮、乡村旅游、零售业等行业创收的重要时机,但受疫情影响,全国各地居民居家隔离,走亲访友、家庭聚餐取消,活禽、蔬果、水产等春节热销农产品滞销严重,另外,春节期间乡村旅游、个体零售业的收入基本为零,相关农村居民一季度经营性收入大幅减少。

3.财产净收入受疫情影响小。

由于农村居民财产净收入主要来源于利息收入、房租收入和土地流转收入,除房租收入外,其他收入项基本不受疫情影响,下降幅度不大。

4.转移净收入基本不受疫情影响,但占比小。

转移净收入主要来源于基础养老金、退休金、低保等,持续提高居民养老待遇水平、社保降费政策逐步落实、低保标准提高、低收入群体价格补贴发放等举措,保证了农村居民的转移净收入基本不受疫情影响,稳步增长。 但转移净收入只占可支配收入的12.4%,对可支配收入的拉动作用有限。

(二)居家隔离,严重影响农村居民的消费支出。

春节是农村居民购物、消费的大旺季。但受全国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春节后的消费活动除日常生活必需品和卫生防护产品的销售外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严重抑制了农村居民的消费愿望,影响到农村居民的消费支出,致使一季度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大幅下降,特别是交通通信和教育文化娱乐类支出。

四、几点建议

(一)稳就业保收入。

稳就业,才能保证居民收入,也才有持续消费的可能,而工资性收入是重中之重,要将稳就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一是帮助企业稳定发展、稳定就业岗位、稳定吸纳劳动力就业。二是进一步鼓励农民创业带动就业,扩大就业面。

(二)加快农村发展,深化农村改革。

继续统筹推进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等重点领域改革,为农村发展提供新动力。推进农业科技创新,强化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走现代农业发展道路。

(三)着眼乡村旅游,盘活乡村经济

以“农家乐”为主体的乡村旅游,既联结了生产与生活,又惠及农民与市民,是最好最大的生活平台和致富平台。推动农家乐、民宿等乡村第三产业发展, 抓住居民长时间居家隔离后的出游冲动和餐饮消费需求,引导业主在设施设备的完善、餐饮和接待等服务能力与水平的提高方面强化改进,可以利用太仓农村旅游、休闲资源丰富的优势,加大民俗、农家乐等短途旅游、休闲、餐饮项目开发和宣传,盘活乡村经济,弥补疫情造成的损失。

(四)刺激居民消费,深挖市场潜能。

抓紧制定和出台刺激居民消费的相关政策,综合运用金融、税收、补贴、信贷等多种政策手段,有针对性地分类制定促进消费的产业政策。紧抓机遇,挖掘消费新潜力。通过引导农村消费者加强线上消费、时尚消费等新型消费观念,促进教育、文化、医疗、养老、健康等领域消费升级,激发购买活力。

相关文件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